开车上学

某日清晨,某高二走读生早上同往常一样,早起、烧早饭、出发。但因为起床晚了,他今天乘公交肯定迟到。

他溜进父母的房间,趁父母熟睡之际,拿走了父亲的车钥匙。溜到楼下,发动汽车,把车开了出去。

或许是早上五点没有什么车子,或许是北郊位处荒郊野岭,他竟在没有闯红灯,没有出车祸的情况下,把车停到了北郊门口,抓起书包,上学了。

与此同时,当他的父亲起床时,发现家里面遭到了入室盗窃,而且只损失了一样东西——车钥匙。这一下这个父亲可急了,连忙跑下楼去看车子还在不在,在确认车子已经不在的情况下,他拨打了110。人民警察很快就调取了周边监控,追踪车子一直开到了北郊门口,然后带着这个觉得自己给自己儿子玩了的父亲,敲开了高二级部办公室的门。该生在上课期间被年级主任亲切地喊出了教室。在警察了解完情况后,便准备以盗窃罪将其抓捕归案。年级主任和父亲连忙拦住警察同志,无果。经过一番交涉(和托关系),检察院做出了相对不起诉决定,保住了这个学生干净的犯罪记录。北郊给予他严重警告处分。


爬楼事件

期中考试语数外三科考完之后,大家都很放肆。

高一(13)班肖某某,受到同班同学怂恿,从其龌龊同僚李某某处获得路线和注意事项后,与李某某,程某某等立下赌约,扬言要在十点晚自习下课后攀爬女生宿舍楼,见“女神”。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十点零八分,肖某某在另一同伴陪同下,从女生宿舍楼东北角越过防攀爬的不锈钢倒刺,攀爬上女生宿舍楼二层,踩着倒刺扶着阳台栏杆向西北侧“女神”所在宿舍进发。

因其操作过于明显且运气欠佳,被一在阳台晾衣服的女生看见,北侧的男生宿舍楼遂被该女生的尖叫而吸引,关注到了肖某某的行为。不出一分钟,两栋宿舍楼之间的小空间便被男生的起哄和女生的尖叫所充满,自然也引起了当晚值班的年级三把手芮老师的注意。

芮老师开始调查产生躁动的原因,并选择拿本版同学开刀。

芮老师问:“你们在看什么?”

“有个男生在爬女生宿舍楼”

芮老师并不相信:“什么?”

“有个男生,在~爬~女~生~宿~舍~楼~”

这下芮老师听明白了,有个男生在爬女生宿舍楼。

其迅速冲下楼梯,令宿管打开电动伸缩门,跑入男女宿舍楼之间的中庭。此时,看见芮老师开始着手将该爬楼分子绳之以法,整个男生宿舍看热闹的人便开始指引芮老师抓捕。

“西边!西边!西边!”作为地理老师的芮老师,竟然在一时间跑错了方向,给予了肖某某逃窜的时间。听到中庭的呼喊声,站在“女神”宿舍阳台上的肖某某(此时该阳台通向宿舍的门已被锁死,该宿舍全部舍员以撤离到走廊并用钥匙锁死了宿舍的防盗门)便决定立刻撤离,通过攀爬水管,安全着陆。

此时,芮老师已经纠正了方向,离肖某某越来越近了。肖某某集中生痣(没打错字),决定躲到附近待开发的一块湿地里面的芦苇中。天色已晚,在缺乏光照的情况下,芮老师没有发现芦苇丛中的肖某某及其同伙。

因忍受不了湿地大量的蚊虫,数分钟后,肖某某及其同伙决定沿着芮老师的路线反向返回宿舍楼。在门口,遭遇宿管质询,脱下外套谎称是去捡衣服的。

与此同时,芮老师已经到达了女生宿舍的另一侧,看到了许多手机的灯光。记录下宿舍的坐标位置后,这些宿舍在第三天被各班主任逐个约谈。

因为没有抓住爬楼者,但有爬楼者一事口供完备,除了爬楼者是谁之外事实清楚,当夜芮老师联合女生宿舍值班老师以及从床上被叫起来的年级一把手、二把手一道,与学生斗智斗勇,召唤信息技术组半夜调监控,在三个小时内基本确定了爬楼者,系肖某某。

第二天一早,当肖某某认为其已侥幸逃脱,准备物理考试时,被年级二把手从班级里拽到了级部办公室,开始写检讨。

经学校商议,教育局批准,当晚临时召开年级全体学生及教职工会议,将其勒令开除。会上,分管德育的副校长做了十五分钟的检讨,随后是年级主任二十分钟的检讨和十五分钟的训话。那天全北郊就数高一吃饭最晚,比其他年级晚了一个小时。

一个礼拜以后,他的事迹就被人忘得差不多了。


社会斗殴

高二上半学期期末左右,因在网上与社会人员发生不愉快,北郊高二六班的三位同学决定在某周日北郊集中回校时在校园内大门口后与对方进行3v3约架。

北郊三人并未守信,而是纠集了一个5人的团体与之抗衡。但是到了地方才发现一个致命问题:北郊的人准备的是肉打肉,而现实是肉打金属辊。

但依仗着人多这个不算优势的优势,这五人还是决定硬着头皮打架。

两分钟后,北郊的一个人头上已经开始流血。此时保安发现事态不妙,拿起保安室内的防暴叉,六人一人一个,前后夹击,迅速控制了三个挥舞大棒的社会人员并报警。五分钟后警察来到铐走了三人。

此事件发生后,北郊迅速行动,两周后在校门口添置了五台道闸机并投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