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大家都知道的那样,高考改革了。高考改革,旨在帮助社会更好地培养有用的人才,使他们在为祖国做出贡献的时候有更强的能力,而从来都不谈减负。

减负也是经常谈及的问题。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孩子比原来更累了,不仅是学的东西多了,还有来自同年龄段的人的竞争。但是这种竞争在升学方面是以一种非常固化的方式呈现的,即:考试。

虽然考试可以说明一个学生的能力,但是在实际中,考试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弊端,即可以进行针对性极强的辅导,也可以突击复习以在最后时刻再获取一些分数。看起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这反而是考试的最大弊端,因为正是这样的制度,使得教育系统的工作者们在“时间就是生命,效率就是分数”的指导思想下使用题海战术等非常规手段进行精心设计的“提分训练”。

但是,这又有什么不对呢?

美国智囊团在20年前曾经到中国考察教育,为中国学生的刻苦感到十分惊讶,经过大量的讨论后,他们作出预言,从奖项获得来进行评判的话,中国的下一代会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在诸多领域内赶超美国及欧洲。显然,他们错了。

中国的学生在诸多竞赛中都可以获得较好的成绩,得益于他们刻苦的训练和不断的模仿。这种模仿导致他们在实际的科研活动中缺少创造性,欠缺跳出固有思维以及发现事物的能力。

中国公认的最强高校——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都曾经抱怨过来自部分地区的学生欠缺必要的学科能力(虽然他们的成绩并不低),而这些地区往往都有一个特点:试卷难、题目死、抓的紧。最典型的区域:江苏省。

江苏省新上任的省委曾对目前江苏的高考试卷做出如下评价:“数学试卷‘前半部分送分,后半部分送命‘,英语试题’难度超过四六级‘”。听起来感觉想笑,但事实就是如此。北京高考卷试题有时都没有高一期末试卷同类型同位置的题目难度大,但是北京市却为各大高校源源不断的输送他们想要的人才。

诚然,目前除了各大高校完全自主招生(而怎么杜绝腐败和人情又成了问题),要解决这种情况,应该先从试卷入手。试卷应该更开放,而不是仅仅依靠单一的评判标准;对于题目的回答要求应该更加变通注重思考,而不是对一些细枝末节进行死规定。除此之外,还应当减少“偏题怪题”出现的比率,例如这两年出现的对“鱼的眼睛里射出诡异的光”一句进行分析这样的无意义,明显的过度分析的试题。

这些类型的试题的出现,极大程度上限制了学生自我发展、自我思考、自我分析的意识和能力,迫使他们为了分数牺牲他们的本真。这种模式不仅仅存在于大学入学考试中,高中入学考试,中考,也使用了相似的模式来死板的对学生进行评估。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应当对一些切实存在的现象进行抑制。上课不讲,留给下课交钱补习的学生讲的这种情况屡次出现;高价课外培训班从学校抢占大量优质师资等,都严重损害了高考本应有的公平性,即任何人都有希望的本心。

除此之外,一些有失公平的情况,也应当及时被消除,例如:创新大赛提交的作品背后有企业甚至大学的技术支持;文科学科竞赛总决赛设参赛费用动辄上万一人,以参加比赛为名组织针对性训练等,

当前情况下,读书一词已经从做学问变成了做题,从学习知识变成了学习方法,从公平竞争变成物质至上,俨然已经脱离了这个严肃的词汇应有的意义。如何打破这种僵局,还要看接下来大家又会如何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