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先生,是以为特别的人。但他最特别的,是他的想法。

他的文凭抑或学历都不高,却少有志向,饱读诗书,深谙中华古典文化之精华,对学习也有着自己独到的经验。我认为,蔡先生的讲课,是关于成长和人生的。

他的独特经历,或许是他独特学习观的来源。他提倡“自己找出‘葵花宝典’”,却也同时指出“努力不一定有成果”。这些观念是与当今的教育实践方式有明显差异的。以“少走弯路”为名,有太多的老师和家长在成长的道路上为孩子进行了“义务领航”,因为纵使那条路不是最好的,也应当是没有错的。但,没有试错,又怎能知道什么事最好的呢?每个人都不同于他人,那么适合每一个人的道路也就不会完全相同。所以,当今一些“眉毛胡子一把抓”的行为是否可取,就值得商讨了。

我在上补习班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对面教室里面有一个英语老师“咆哮”道:“做选择题,和我扯什么语感?靠语感做题,那就是蒙的!” 霎时间,我心中一凉,心想我似乎一年以来几乎全部的选择题都是依靠我的“语感”,似乎和不会有人说我,这个长期处于英语学科顶端的人,英语非常差。

节目中有一段采访,当中提到,孩子的兴趣班是怎么挑选的?父母代孩子挑选的。但这样选的兴趣班培养的是孩子的兴趣吗?不见得。孩子的兴趣所在,家长清楚吗?显然不清楚。

这令我联想到原来在互联网上疯传的一段问话:

  • 大人:你现在学习这么刻苦,是为了什么呢?
  • 小孩:考高分
  • 大人:考高分是为了什么呢?
  • 小孩:考一个好中学。
  • ······ 考一个好大学
  • ······ 找一个好工作
  • ······ 赚好多好多钱
  • ························

这个孩子,在这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年纪轻轻,脑子中就已经是这些物质和功利的东西了,那今后他要怎么体会人生的乐趣呢?恐怕是,如同钱理群先生所说,成为一个“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吧。


演讲中最重要的关键词,恐怕是“理想”。他的观念是, 父母应当对孩子的梦想给予应有的尊重,孩子有想法应当允许付诸实践,那么跌倒了也就自己站起来;人生是对自我的实现,梦想不等人。诚然,他的这些观是为许多人所赞同的,也为许多人不赞同,但恐怕相同的,是实践上的不认同。经过时间的洗礼,我们自觉自愿地将过去的行为和观点归类为幼稚,应当被忘却,可以消失,并在这个过程中丝毫感受不到惋惜之情。但事实上,当我现在回望小学或初中写的作文、寓言或者小说的时候,我总可以发现我思维狭窄的痕迹。请注意,我指的是我现在的思维狭窄了,而不是从前。过去的我,曾希望可以做一个平凡的人,度过平凡的一生;然后我希望做一个“超人”,度过风风火火的一生;现在的我,打心底希望我的名字亦或照片可以在公告栏或者橱窗中被除名(要是可以的话我非常愿意自己这么做)。那些在别人看来应以为傲成就,并不是我想去做的,而是迫于压力我要去做的。我想做的,是同许多年前的我想的那样, 可以做一个平凡的人,度过平凡的一生。

到现在我都清晰地记得,2017年8月4日的罗汉路,早上7:54,我赶去省常中参加奥赛培训。一位父亲带着未适龄入学的小男孩去红梅公园玩。就在门口的大水池处,那位父亲停下了脚步,指着校园说:

你今后到那里上学,是爸爸的理想。

小孩似懂非懂地回答道:

爸爸的理想。

那一晚,我睡不着,耳朵里满是那稚嫩童声说的五个字。从那时开始,就把功利的目标冠以“理想”的糖衣,真的就合适吗?不见得。但那位父亲说的也在理,那是“爸爸的”,不是孩子的,只不过,会变成孩子的。

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全然能理解的,但从这么小就抓起,我不禁要问:“真的合适吗?”这也是值得商讨的。但我认为,这无异于把人应有的想象力毁灭于初始,塑造出一个会学习,会思考,但缺乏独立主见的个体。

可惜,我的人生中少有大的挫折,或许一些理解,还存在欠缺。

在结束语中,他提到:人生,不论成就,不算功利,开心就好。或许,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吧。